風起之時

風起

向來很喜歡宮崎駿導演的作品,從大學時的《天空之城》、《風之谷》,後來的《千與千尋》、《紅豬》、《霍爾的移動城堡》等,眾所皆知宮崎駿的動畫並非用來娛樂或敘事用的,而是透過故事來傳達他對世事、甚至人類命運的觀點。《風起》(風立ちぬ)是宮崎駿導演在2013年的作品,本片在日本上映後,宮崎駿正式宣布退休,本片成為宮崎駿導演的最後一部長篇動畫作品。

如果以看卡通的心態去看這部動畫,大有可能覺得枯燥、看不懂。但是對於一位熱愛航空、對日本脫亞入歐那段歷史有興趣、又正好歷經人間冷暖的中年大叔來說,這無疑是一部感人肺腑的作品。畫面描繪的戰前黃金時代風景與人文風情,讓人神往。大概就像日本動畫導演細田守在觀賞《風起》的試映會後表示「這是一個我之前未曾見過、往後應該也不會有像它一樣的好電影」那樣的心情。

「風立ちぬ」是小說原作者堀辰雄翻自法國詩人保羅瓦勒里的著作《海濱墓園》(Le cimetière marin)裡的一句話「Le vent se lève! … il faut tenter de vivre!」。堀辰雄將其譯為「風起時,唯有努力試著生存」(風立ちぬ いざ 生きめやも)。

整部作品的主軸就在傳達「人,逃離不了大時代操弄」。因為下雨,所以有彩虹。堀越夫妻只想平淡地生活,卻終究面對生離死別。二郎只想設計美麗的飛機,卻讓無數青年一去不復還。人,都是背負著矛盾活下去的。當風起之時,有些生命逝去,而活著的卻要承受一切好好活下去。

航空迷都知道「零戰」,卻少有人注意到這架漂亮飛機的設計者堀越二郎。本片設定堀越二郎為主角,在宮崎駿娓娓道來的細緻畫面裡,二郎自幼對飛行充滿嚮往,在東京的大學學習航空工學。女主角里見菜穂子在關東大地震時於火車上與二郎相識,10年後再度相遇,患有在當時是不治之症的肺癆。菜穂子在二郎完成夢想時默默退場。

moe9_2

一如宮崎駿其他動畫作品,對於配樂也很講究並帶有弦外之音。二郎在德國晚上散步時,配樂是舒伯特的《冬之旅》,這是舒伯特藝術歌曲的代表作。舒伯特著意刻畫人物的內心世界,塑造了繆勒詩中那個寂寞、孤獨、對現實不滿、追求渺茫理想王國又終不可得的苦悶靈魂。這是對二郎個性以及未來命運的暗喻。

宮崎駿讓二郎、菜穗子的父親里見以及卡斯特魯普在晚宴上哼唱的1931年德語歌曲《僅此一回》(Das gibt’s nur einmal)來述說他的心情:Das gibt’s nur einmal. das kommt nicht wieder, das ist zu schön um wahr zu sein. (僅此一回,永不再來,美得不似真實。)這首歌曲太過歡樂以致於預示著悲劇,這是歷經過悲歡離合的中年人特有的體驗。就像崛辰雄原著裡說的:「此刻被我們認為代表著幸福的事物,其實比我們所知道的更短暫、更反覆無常。」

1379599368-4082363841

片尾,二郎以及其他設計師努力設計出來的飛機,全都成了廢鐵,或者一去不回。宮崎駿以這樣形式上的徒勞,似乎要呼應日本文學中常描寫的頹廢美感,其實是述說著過程本身的終極價值:任何工作,都在某一個時刻是存在價值的,就跟人生一樣,曾經存在其本身就是價值。

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些觀眾會認為這片子是在鼓吹軍國主義。對我來說,整部作品的鋪陳就在「反戰」。宮崎駿並非大張旗鼓地反戰,而是用隱喻的方式,這種方式反倒最深刻且最沈痛,從心裡給人震撼,具備最驚人的能量。

攜程在導遊領隊服務上的創新
新媒體?新思維?

發表迴響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