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

SpaceShipOne

先前參與政大EMBA文科資創組的課程委員會討論,主持人苑守慈教授提到她感受到兩岸EMBA學生的差別,認為台灣EMBA學生的「格局」跟大陸學生是有差距的。當場我建議未來EMBA課程應該尋求擴大視野以提升格局的機會以及教育方式。

台灣本身是個島嶼,市場規模並不大,政府公務人員思想保守,在產業上長期處於半鎖國狀態,即使所謂高科技電子業,也充滿代工思維,追求cost leadership,政府能做的就是提供不平等的稅惠讓這些製造業徒有虛胖的短期競爭力。社會上則充滿小確幸的氛圍,吃喝玩樂、過過小日子。這樣的環境下培養出來的「明日領袖」,在「格局」上與大陸學生產生鮮明的對比。

究竟何謂「格局」?何謂「格局不夠」?有人說「格局」是眼光抱負、有說「格局」是在適當時機作利益他人的事情,還有說「明方向、辨是非、立大志,渾沌中且明也靜」。

2012年造訪Mountain View的Google總部,拍下高掛空間當中的維京銀河SpaceShipOne太空船模型。理察布蘭森爵士的格局不是擴大營業規模,賺大錢。他出資的這架太空船要進行民間的亞軌道飛行,突破某種長期的極限,是挑戰人類科技的能耐。這是Google對組織與員工格局的期待。

導師溫肇東教授在課堂上討論宮崎駿的電影《風起》時說:「在你的夢裡,誰來入夢跟你對話?老百姓的夢是推動社會國家的原動力。如果都是小確幸的夢,你的人生就是小確幸的格局。」

要改變台灣的命運,首先要改變台灣人的格局。要改變台灣人的格局,從改變自己格局開始。

 

當心同溫層
給旅遊新創者的幾點建議

發表迴響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